我與身上的濕疹已有十多年的糾纏了。夏天加重,冬天時作時休。

最嚴重的是左陰囊處,有滲出物、異味(一種難以形容的濕熱味道,自認為不臭,也不是酸味,有點像牧草發酵味、或麵團發酵味?酵母菌味?偶而會抓抓偷聞嗅....),其次是左手肘,再次是右手肘右陰囊跟右肩膀上。印象中,膝蓋後側曾短暫出現過。鼻孔周圍、人中處也曾因鼻水浸潤而出現過濕疹。

身上的濕疹不嚴重,與心臟跟肺臟氣管那種危及生命的病痛相比,幾乎是可以忽略。不過最近心肺毛病好轉很多,也越來越不能忍受病痛,於是乎,開始越看濕疹越不順眼。前陣子天氣熱,癢痛起來可是坐立難安,熱水燙一下會暫時舒服,但會變嚴重。且陰囊濕疹的滲出物沾到大腿,大腿皮膚也會紅腫發炎、疼痛、色素沉澱,為避免摩擦疼痛,走路都變得一拐一拐。(感覺分泌物很毒啊~)然後手肘內處,總是看起來髒髒的(色素沉澱+苔蘚化),很不雅觀。晚上癢也會干擾睡覺。濕疹,妳這擾人的小妖精

兩個月來試了很多方,麻黃類的幾乎都試過,麻杏苡甘、麻黃加朮、麻黃連翹赤小豆、麻黃升麻湯、當歸赤小豆......,都沒效。翻開傷寒金匱,好像沒有濕疹的方,浸淫瘡我個人認為比較像感染性的膿痂疹(impetigo)。然後就這樣困頓了半個夏天,有天睡前忽然想到,黃汗病!煮了黃耆桂芍苦酒湯(煮起來有點嗆鼻),一帖喝完的隔天,原本又痛又癢的陰囊濕疹好了六成,再喝三帖,好了,其病若失。觀察兩周都沒復發,熟悉的異味也消失,高興之餘,也有些悵然........,過去折騰十多年的病,怎麼好像是夢一場........,有種人生如夢幻泡影的不真實感,會不會我其實是電影《駭客任務》(黑客帝國)裡的被機母體控制而作著夢的"人類:"呢?........美國有位用經方的潘姓針灸師,曾寫了書《虛幻的痛》,他說很多病痛都是虛幻的,好像挺有道理的。(不過他偷拍女生更衣,然後他講的脈整儀器我看不懂。).........若這一切是夢,那我該如何真正醒過來呢?又,我該如何才能作著美夢呢?

回想起來,陰囊濕疹就是高中夏天流汗沒換褲子悶出來的。看來「水從汗孔入得之」是真的。

不過,黃耆芍桂湯對右肩的濕疹(苔癬化而乾性)無效。顯然我身上的濕疹可分成兩種證型。

我曾讀大塚敬節先生的醫案,他用防己黃耆湯治療一位水毒的婦女,並改善汗臭,不過我試了兩帖,在我身上不見顯效。防己又難吃。可能我體質偏少陰水氣病,而非一般水氣病。

北黃耆有去除肌表水氣的功效。對於有分泌物越多的皮膚病越有效,乾燥無分泌物則無效。

以前在西醫皮膚科見習時,看過不少濕疹的病患,真的蠻可憐的,看起來黑黑紅紅髒髒的,小朋友還會抓到破皮流血流湯,媽媽都要把小朋友指甲剪很短、用布包起手來,西醫也是說只能控制,不可能痊癒,我也被如此教育,如此相信。今日,我蠻好奇經方能否解除他們的病痛?

12/8補記:努力很久,乾性苔蘚化的濕疹仍找不到解藥。臨床常用的當歸飲子無效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