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感冒好像要好了。

唉~一直想體驗經方一二帖就截斷治癒感冒的快感。但這次感冒也拖了好久,前天快病癒的時後,竟然又開始流鼻涕喉嚨痛腰背痠痛......不知道是不是跟家人產生交叉感染,所以二度中獎,還是天氣熱睡不好疾病又復發?先吃了一帖乾草附子湯加減,後來有點往來發熱流汗,吃一帖小柴胡加減。

慶幸這次感冒沒甚麼咳喘或缺氧發紺。

真武湯雖然改善我的咳喘病甚多,感謝,從服湯起至今已經一年多沒有使用支氣管擴張劑、口服或吸入性類固醇了,原本要在家裏放台呼吸器之類的計畫也就取消了。不過,至今在胸中深處,大概是支氣管開始分岔處,還是隱隱約約冷冷癢癢,偶而會咳出一點透明黏彈。冬天吹到冷風、吸到冷空氣還是會有點胸悶緊想咳。不過跟過去光平地走路就上氣不接下氣胸悶如石壓、晚上常難以平躺、12-1點4-5點要發咳喘的程度相比,現在已經非常輕微、非常輕鬆愉快。

但這殘餘感,為何總是治不好呢?傷寒雜病論咳喘相關的方子,幾乎全吃過好幾遍了─除了皂莢二方(聽說攻消甚猛、且我的病也不是《外台》所說的肺癰初起)與澤漆湯(卡在澤漆找不到與紫參正品成謎)。曾寄予厚望的小青龍湯、栝簍薤白湯、真武湯加減、小柴胡湯加減、豬苓湯、麻黃厚朴......全都沒能徹底治好殘餘的肺病。

難道如大塚鏡節/矢數道明所說的:COPD無法被根治?恩...不過當初我是沒有復診再吹氣,所以也沒有確診此病,我也不想被確診此病,當時我只是想趕快從醫師那兒拿到新的吸入藥劑,期望半夜能平躺睡覺,但從那次吹氣試驗的結果來看肺功能似乎只剩原本1/3不到?第一秒吐出氣流量之類的東東好像也是胸內醫生看了搖搖頭快COPD的程度了的樣子。

今天早上,再看了一下金匱,發現一件事,甘草乾薑湯的乾薑後頭有個小字:炮。其他地方乾薑都沒有說要炮,為何獨獨此處要炮?以前曾在中藥局買炮薑,那炮薑已經炮差不多跟黑炭差不多,吃起來也就只有焦苦味。老闆跟我說:炮薑是用來止血啦~要溫裏的話要用乾薑啦~。確實那炮薑吃起來沒甚麼溫熱感,大概已是焦不存性。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用普通乾薑。

剛剛把幾片乾薑放進鐵鍋小火煎20分鐘,表面微焦黃就關火,配上炙甘草拿來煮湯,原以為湯會大辛大熱,但喝起來還好,反而比用一般乾薑煮湯更溫和一些,甜甜的微焦苦、似乎還有點微酸,沒有很燥熱,也不太辛辣。然後又把幾片生薑也拿來煎,想看跟乾薑煎兩者差別為何。似乎生薑煎到乾焦後,味道比較辛辣一點,氣味明顯。

離提一下。

關於歷史解讀應該是多面的。以往中國/東亞的歷史多以儒家的春秋筆法來評斷朝代興衰,很少有史學家以經濟、貿易、疾病、氣候變遷、技術等等其他方面來探討。這世界的運做軌跡一直以來都是復雜渾沌、變化多端,難以預測,我想即使未來有量子電腦,也難以模擬、預測世界的變動。但我又總隱隱約約覺得這世界的運作是有規律、有軌跡、有道理的。唉,就像天氣變化多端卻規律,大家都知道台灣夏天肯定會有颱風經過,但會來幾個?幾時來?造成損害估計?沒人知道,如同天下分久必合、何久必分。任憑朝代的開拓者們再怎樣的計算、如何的遠謀深思,沒有任何一個朝代能建立能延續千秋萬世的制度。或許就像方孝孺,這位儒家激進派的擁護者所說:蓋智可以謀人,不能謀天。光看似很簡單的19路圍棋就讓許多頂尖其手絞盡腦汁思索、探討,又何況這泱泱浩瀚的世界。想要下大棋,唉,省省力氣吧。無為而治或許是有道理的,反正你絞盡腦汁也不一定比放任治國來得高明。王莽就是典型的 一代悲劇人物吧,除掉東漢史學家的抹黑,他嚴以律己、節儉、自律、勤奮、愛民,崇古不化的想把中國弄成理想國,反使朝政天下大亂。

話說,中國歷史上相對於其他文明,很少出現大規模激進的宗教團體,也很少真正的宗教戰爭,大多是個借個口號響亮,或許是儒家這相對理性的思想,把相對不理性的宗教取代掉了的原故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