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喝

黃耆3.5 桂皮4 芍藥8 生薑9 大棗4枚 炙甘草3 人參3 山藥5

 

昨晚上喝

麻黃5 細心4 炮附子5 炙甘草4 茯苓7 白朮7 芍藥4 生薑?

今天早上口渴咽乾。三叉神經疼痛vas:2-3。睡得不爽。賴床早上起來頭脹脈緊大。

 

昨晚忽然想到一件事,傷寒論中的「粳米」是甚麼米?以前就有思考、查詢過這問題。當時的結論是,粳米就是蓬萊米,也就是一般煮飯煮粥的白米、大米。而秈米可能是占城稻,宋史說占城稻是由福建引入江淮兩浙,相對中原的稻米有芒短穗長早熟耐旱的特色,很可能就是現在說的秈稻/在來米。可能中國福建更早就已從東南亞引進占城稻?占城一詞在唐末開始出現。

但昨天想到,粳米是梗米/蓬萊米/北方米,但不代表是精白米吧?有沒有可能是未精製的糙米?假若「秈米」是宋代才大量傳進中原地區,那麼「梗米」的「梗」在漢朝是甚麼意思呢?應該不是用來區分「秈/在來米」、「梗/蓬萊米」兩者吧?

查《本草綱目》引弘景曰︰粳米,即今人常食之米,但有白、赤、小、大異族四、五種,猶同一類也。可作廩米。

米確實有很多種顏色,一般通稱有色米,其色素都是在種皮上,也就是糙米的皮上,去掉這層種皮,有色米也會變成白米。陶宏景說米有顏色,那麼是不是當時平民多以糙米為主食呢?

又《傷寒雜病論》中並未為腳氣病另立篇目,我懷疑是因為當時的南方老百姓多吃糙米,所以雖飲食困乏但腳氣病屬罕見。而南方權貴階級雖食精白米,但有肉蛋酒的情況下自然也不會有腳氣病。又北方、中原地區以麥為主食,自然也不易出現腳氣病。日本維新時期曾出現一位麥飯博士,大力地提倡在米食中加入麥食,以麥中之維生素群營養較精白米維多、西方人以麥主食不易腳氣病......等云云。當時日本的背景,大概是工業革命機械化取代人力獸力,使糙米要加工白米變成一件易事,白米開始大量取代糙米廣為平民、軍人的主食,但平民和低階軍人卻又不夠富裕,無法常常食肉蛋、多配以醃漬物,導致當時日本大量腳氣病患出現。

又中醫古代腳氣病的出現,我讀小品方千金,似乎大抵是以北人衣冠南渡後才明顯的出現,在西晉以前似乎不是常見的病。我猜測有可能也是飲食的突然改變,北方人南渡後麥食改為米食,又南渡多以中產權貴階級為主,自然以較易入口的白米為主食、同時國家經濟糧產衰退昂貴的肉蛋酒取得較不易所導致的。但當時醫界似乎是以東南水土卑濕為病因?

總之,我懷疑,傷寒雜病論中的梗米是糙米。但僅僅是懷疑推理,沒有直接證據。推理如下:

一來是,桂枝湯後有云:啜熱稀粥以助藥力、諸湯仿此....等云云,粥當然是由精白米煮成。但若梗米真的是精白米,為何在白虎湯諸湯又要再放精白米煮湯呢?明明喝完藥湯後就要喝粥,何必多此一舉?我認為嚴謹的仲景老師是不會做沒意義、多餘的事。

二來是,有稍稍讀過營養學都知道,在熱天、大量運動、高代謝、高燒等情況下,身體會消耗大量維生素B群,傷寒雜病論中有梗米的方:白虎湯、白虎加參湯、附子梗米湯、麥門冬湯、竹葉石膏湯......等,基本上都是在會大量消耗維生素b群的況下使用,比如說白虎湯就是高熱病。那大逆上氣的麥門冬湯證、逆滿嘔吐的附子梗米湯證呢?要知道為在正常情況下,胃除了分泌胃酸,還會分泌一種內在因子:Gastric intrinsic factor與維生素B12相結合,如果胃無法正常分泌此物質,將會導致腸道完全無法吸收B12。故麥門冬湯、附子梗米湯中的梗米大概也算是很合理的營養添加劑吧。而竹葉石膏湯剛好是熱病後、胃功能不佳時,自然需要梗米。

三來,我聽老一輩說,日治時期白米相對昂貴,有錢人跟日本人才吃得起,老百姓多吃糙米,再窮一點吃地瓜。後來戰爭爆發,百姓連糙米都吃不起,多吃地瓜。相信在更早期以人力獸力為主的時代,要精制白米是相對耗時耗力耗物,廣大貧窮百姓應該是以糙米為主食。

還有,我吃過糙米虧,因糙米本身不好消化。以前為改善病情,我曾嘗試諸多方法,包括吃糙米飯。網路電視書本不是一窩蜂的說吃糙米多好多好?相信大多數得了難以治癒病的人一定都有試過糙米飯、甚至五穀飯吧?很可惜吃了大概一年吧,消化能力反而越差脹氣不適加劇,而病情持續惡化。在此勸嚴重的三陰病病人,特別是快死的虛寒少陰病人,千萬不要想說靠激烈運動、吃糙米、大量蔬果、大量肉類來改善病情,凡是你的身體是無法消化、承受的,都是有害的,不如乖乖吃好消化的糜粥、服四逆輩、偶而輕鬆的散步,平時多休息、暖衣熱食。這是我慘痛的教訓。希望各位不要重蹈覆轍。話說回來,如果糙米是好物,煮取湯去米或許可以取其精華、同時避免消化不良的情況出現?畢竟維生素b群是水溶性的。當然我相信糙米裡頭水溶性的營養素一定不只是B群啦~應該很多營養啦~只是我寡學陋聞不知道而已。

 

說來有點慚愧,我自己因長期消化不良吃粥已一年多了。後來連帶家人也一起吃粥,雖然養老諸書多提倡老人食粥甚好,也看過給窮人以粥代參的說法。但我卻是在未搞清楚傷寒雜病論中的梗米是何物的情況下,就逕自判斷梗米為精白米,謂之可以養胃氣,而鼓勵家人吃粥。唉~一直自以為讀《傷寒雜病論》態度很嚴謹,反覆鑽研原文、多獨自思考或多參考唐宋以前古書、嚐百藥、親煮湯藥而鮮少徑信後人註解。唉~此次卻發現仍有先入為主的觀念跟盲點,且未嚴謹思考。

之後,大概會嘗試用糙米湯煮白米粥:一鍋0.5糙米以5杯水蒸湯。另用一鍋0.5白米以5杯水蒸過。去糙米,取糙米湯加入白米湯中,以陶鍋煮成粥。若我推斷猜測屬實,大概可以得到更好的養胃氣效果。反之,則可能是推測錯誤。

又糙米種皮容易有農藥殘留,有機糙米為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