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一直有一種錯覺,腎就是對應到生殖器。

 

 

注意,以下為虛構文學創作。

最近在想,六經的厥陰到底是甚麼......,想著想著,忽然想到,傷寒論條文中少陰跟生殖器好像沒有很直接的關係,反倒是厥陰關係很大。外證判斷方法中,有依囊縮、囊降來診斷病入厥陰及厥陰病癒。內經條文也不少同樣觀點。

那會不會,對一個病人來說,病到最深處時,確實是「少陰病」。而病到厥陰,則是病出另一種層次、另一種的高度。

 

或許厥陰這一層次的存在,不是單為了自身的活著所用,而是為了下一代。太監活得很好,且更長壽(國內外的研究)。(但人妖會短命)

我從以前就一直主觀覺得,三陽是防線。但三陰不是真的防線。病破三陽入三陰,有點像打破三道城牆,首先進入平民區巷戰(太陰),再來權貴皇城區(少陰),那厥陰呢?在這個想像或譬喻模型中,厥陰到底是甚麼?想不出來,我想,或許要換個比喻。

我相信,剛出生的小朋友,六經未全,少陰應該是第一個出現,並成熟的區域。遙遠模糊的記憶中,胚胎學老師說第一個生成的臟器好像是心臟?後面跟著肝腎?少陰先出現?不管如何,我覺得厥陰是最晚成熟,大多人應該都是11-12歲才開始性發育吧?我主觀的相信,少陰長出來後,分兩頭分別生出太陰三陽,以及厥陰。厥陰是半獨立的。若將少陰看做一顆種子,那這顆種子長出兩個芽,一個芽會長大變成我們平常所需使用的肉體部分─太陰三陽;另一小芽長很慢 是用來繁殖的肉體部分,就是厥陰。   (所以太監年幼閹掉後就不用少陰兩頭燒,自然長壽~)

對於厥陰病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解:為何經過了少陰病,這種陰陽兩虛 (在我個人歪理是少陰的陰陽水或陰陽氣三虛。)的狀況之後,還有厥陰病?照理說,少陰是最深層、最險峻的病況,依後世家所說這是命門火衰、一身正氣已去,為何黃帝內經在少陰病後,還有一層厥陰病?而且在《傷寒論》中,這厥陰的熱,是「實熱」,不是少陰病那種上厥下竭的真寒假熱、臟氣外脫的假熱,而是真正的熱,是那種要用黃連、黃柏、白頭翁湯....等大苦大寒之藥來清的熱,另外這「厥陰發熱」多的話,竟然有機會讓病情好轉?這股熱能從哪裡來的?太難理解、神奇了。有人因此說,仲景老師是強硬套用內經理論,才弄出厥陰病來。.......恩......呵呵

其實呢,在我歪理中,厥陰病的熱,不是用你身體的一般正氣來抗病,而是用「原本要給你小孩」、「繁衍用」的能量來發熱。如果各位有稍稍淺薄的涉略過遺傳學的話,會有一種感覺,一種非常悲傷的感覺,就是我們的肉體其實只不過是一具「載體」,為了DNA的分裂、繁衍、永續存在而存在的短暫載體。我們就像木頭,而DNA則才是永續不滅的火,莊子說: 「指窮於為薪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」我們的心靈與肉身都是木薪,當然包括我們的意識,都是為了那永續存在的正體:DNA,而自以為是地存在。唉~就像電影 駭客任務 那些人類肉體一般被利用/借用...。我們的生殖細胞很特別的地方是,相對一般組織細胞,不容易老化,因為裏頭有端粒酶(Telomerase)等,可以修補隨著分裂次數而老化、劣化的DNA尾巴......巧合的是,臟器裡頭,再生能力最強的剛好是肝臟,心臟腎臟肺臟...等切了、受損了都不可能再長回原樣。但肝臟切了一半,卻有機會再生出另一半。在古老的中醫理論中,把再生能力強大的肝臟與不易老化的生殖細胞都歸屬於厥陰,是巧合嗎?還是古代真的有得道高人看透了這一切?

離題太多了,回來,所以「厥陰發熱」確實是真的熱,是把「存給下一代的能量」拿出來燒的熱,像是爸爸媽媽賭博賭到沒錢,完全沒錢時,把歪腦筋動到小孩子的壓歲錢、教養基金上。這樣各位可以理解我的歪理嗎?所以,病入少陰不是最慘的,病入厥陰禍殃後代才是最慘的?那麼,擇偶是不是就該盡力避開厥陰病人呢?禁止與厥陰病人結婚生子?

 

    我個人因為自身家庭某些經歷造成的長年痛苦的關係,非常反對試管嬰兒、人工受孕。因為我覺得一名男性、特別是女性身體很爛,特別是少陰厥陰爛,爛到生不出來小孩時,本來就不應該勉強去生,順其自然絕孕不是很好嗎?如此不自然、勉強懷孕的小孩會幸福健康嗎?相信我,40-60年後,一定會有醫學研究指出:試管嬰兒平均壽命比較短、生病機率比一般孩子多。(第一例試管嬰兒是1978年,現在大多試管嬰兒們還不夠老。)試管嬰兒根本是一大邪惡發明,任意扮演上帝、玩弄生命必遭後殃,禍殃後代。

插段話,我直覺地認為,女性的厥陰 是比男性的厥陰更強大,儲存更多能量。所以大多男性病人,可能病入少陰就掰掰了,少數病入厥陰大概也撐不了多久。而女性病人,我直觀覺得,可以在厥陰病撐比較久。而這可能跟人體構造,或所謂「進化生殖策略學」有關吧?女生的厥陰是要用來懷胎10個月....男生只是要爽/應付一晚而已.... 。這也大概可以很粗略地解釋到:為何女生以七年為周期,男生以八為周期,男人好好保養的話到50-60歲還是很有機會生育,女性生育期卻相對短,因為本身女性的厥陰需要較多的能量來維持運作......。就像發/儲電量較大的機器自然比較耗能短壽,有一好就有一壞。題外話,我個人猜測,女人快到更年期時如果不服老,故意用人工賀爾蒙、激素來維持子宮卵巢運作、女性化的身材外貌皮膚,大概會比較短命,因為從中醫來看,這種運作挺消耗能量的。還是順其自然關機會長壽一些。幼兒及老人大概不太會病入厥陰,大多份病入少陰就掰掰了。難怪林北一直病在少陰,幾乎沒有進厥陰,是因為身體從小就爛,爛到根本沒甚麼厥陰的儲存能量可以得厥陰病,爛到沒資格得厥陰病!! ......悲哀啊。嗚嗚...有人跟我一樣慘嗎?....我未來小孩表示:幹....。

 

視厥陰病為千古疑案的陸淵雷前輩啊,若您在天有靈,對於我這家裡蹲的歪理,可否接受呢?這段以自身悲慘的病痛經歷 與苦思得來的歪理。

我記得,在婁前輩著作《中醫人生》的跋,裡面有位教授是作遺傳研究的,他提到在實驗中,嘗試用基因改造的病毒感染植入的方式,來治療小老鼠細胞基因的缺陷。結果老鼠對病毒產生抵抗力,因而失敗。後來改用剛出生24小時內的嬰兒鼠,結果實驗成功,病毒扎扎實實嵌入指定DNA。因為此時小鼠還沒有成熟的免疫力,病毒可以肆無憚忌的感染。那這是不是就是一種病直入厥陰之後的狀況?

所以病入厥陰,或入厥陰之後,是不是真的病出另一種層次呢?那麼,近乎可以無限分裂的某些癌細胞 是不是就是 個體細胞發生「後厥陰病」的狀況,特別是成長速度很快的那種......話說,我覺得不含甘草的八味地黃丸,是補三陰經,太少厥三陰。而薯預丸,則是補太陰、少陽及兩陽。我覺得薯預丸吃起來,雖然短期乍似給人感覺潤補少陰,其實長期來講不太補少陰,因為裡頭有炙甘草。炙甘草就像是政府發公債來建設一般,借錢來建設喔~薯預丸確確實實可以鞏固清理到太陰少陽與二陽的防線,但這是在發行「少陰公債」的前提下進行的建設。所以,我曾經很想把炙甘草拿掉,後來仔細想想,不行,若拿掉甘草,肯定無法大力建設太陰以外的防線。

所以,那種常感冒,特別是少陽病體質的人,在治好感冒後可以服薯預丸保養,太陰體質也還可以。但少陰體質就有點不夠力,可能要改桂皮,放點附子效果才會更好,或直接吃附子劑、八味丸更快。之前讀一些日本漢醫的醫案時,看到有給小朋友吃小柴胡湯吃一兩年,說能改善體質很好、很棒云云.....我都覺得,......恩.......換作是我,應該會直接用較大劑量的柴胡湯丟下去,一到三天病好後,改服吃薯預丸一天一顆吃幾個月。這樣不是更快且更補?幹嘛在那邊小劑量2-3公克跟病邪磨磨蹭蹭、親親我我?跳探勾喔

 

 

還是新鮮人乳最好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