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說地黃到一半好像離題了。我目前這麼淺薄地看地黃的:復血脈。

地黃這味藥也是煞費我苦心啊~對啊~生病沒藥醫、自己悶著學中醫就是煞費苦心。以前近乎絕望時,曾幻想神醫忽然跳出來拯救我之類的、或是來個世界末日....。我一直覺得地黃似乎有化瘀血的能力,但讀了一遍又一遍想來想去,我覺得腹血脈是比較俏當的。真的有嚴重瘀血,地黃應該是幫不到的。地黃能幫的是那種為循環障礙,類似夏天刮痧的「痧」,不是真正淤血。但地黃很常配上淤血藥。向上次說的犀角地黃湯,大黃蟅蟲丸......。而且,有瘀血兼出血傾向的時候,地黃似乎更為重要。比如說:黃土湯、犀角地黃湯、內補當歸建中湯加減(內衂崩傷不止加地黃六兩阿膠二兩).....。有沒有?是不是?所以我才覺得用「腹血脈」形容它。一種類似修路工的感覺。

上次說到百合病,什樣的病都可能會「悉致其病」嘛~我覺得百合病就是一種很輕微的芍藥地黃湯證(犀角地黃湯),關於芍藥地黃湯大家自己去看之前的文。也就是說,身體有輕微「微循環障礙」+輕微「淤熱」,就像被二戰結束後被德軍轟炸過的倫敦街道一般,道路還在,但是已經坑坑疤疤。走個路顛顛簸跛,但還不到瘀血的程度,等多沾到邊罷了。但有個問題,生地黃究竟是把原路修補好?還是闢徯徑、重開一條路?這點我不確定。話說,地黃「復血脈」的靈感是從炙甘草湯的別名「復脈湯」得來的。這也剛好順便解釋到,為何炙甘草湯重用生地黃加清酒煮:復血脈。(以前一直誤以為復血脈是麥冬的功勞,但麥冬應該是讓心臟細胞吃到養份。話說麻仁從中醫看又是什麼作用啊?高手們~)

所以淤血方以及生地黃為何可以治療精神疾病、奇奇怪怪的病,像是如狂、皮膚甲錯、局部固定出血症、吐血衂血、善忘、局部怪異感(腹不滿,其人自言滿)、經期發瘋、更年期歇斯底里、腰痛......等,我想應該是改善了「微循環障礙」的關係。我實驗發現生大黃配上3倍以上的地黃就不會肚子痛欸,兩倍是微微痛。好神奇啊~難怪大黃蟅蟲丸要加四倍的生地黃。雖然因為之前的事,對大黃蟅蟲丸有點失望。(或許店家用熟地入方?)但我想啊,如果那種身體有小內傷,像是輕微車禍,或許可以吃吃它。像武俠小說不是說什麼打架後筋脈受損、氣血阻滯的狀況,或許方裡的生地黃可以幫忙讓一些阻滯的筋脈恢復通暢。大內傷,我推薦金匱雜療方中的「治馬墜及一切筋骨損方」,不過有些藥不知去哪買。話說川七,這味藥,我吃起來覺得氣味像「人參加赤芍」的感覺欸。不過川七也是曾讓我寄予厚望卻小失望的藥,哈。說到赤芍,他的氣味界在白芍與牡丹皮之間。這三味藥不論是品種,還是吃起來的氣味都很有層次感,很有趣,大家可以研究嘗試一下。

話說原本有打算用神農老師的說法「治血痹」來形容地黃,但仲景老師已經拿黃耆桂枝五物湯來治療血痹。為不搞混,換個形容詞。黃耆桂枝五物湯的血痹之前已說過,大概就像熬夜長途公路開車到最後,大家都累了沒力氣了,開不動車了所以才造成全身的大循環問題,需要加黃耆加生姜來鞭策激勵大家一下。而地黃證是道路坑坑疤疤造成或局部或全身小道路塞車。

地黃用途應該蠻廣的,搞不好像某些類型的痘痘乾癬、生殖泌尿道循環、腎臟微循環問題、心臟循環問題、腦循環問題.......都有機會摸到邊。一直耿耿於懷,為什麼仲景老師沒有用單純的桂枝加半夏湯跟加地黃湯?地黃好像要生用加酒才能顯效,後世九蒸九曬的效果不知為何?後世地黃加麻黃真是奇特妙組合。有高手來說說嗎?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