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單純的認為:黃耆主固表、治黃汗。

    但這一說法是無法概括黃耆的用途及禁忌,也無助於了解這味藥的本質,更遑論臨床應用。黃耆到底是怎樣的一味藥?各位有想法嗎?不才屌斯我目前是這樣看的:增幅、加速器

    黃耆的作用很像場外吶喊搖旗的啦啦隊,像湊熱鬧的PTT鄉民,像圍觀打架的叫囂路人,像一場激勵人心的演講,像加勒比海海盜、灌籃高手的熱血主題曲,很像政府降低利率的寬鬆QE政策、像是借筆錢來資金周轉......。怎麼說呢?其實我也是莫名奇妙胡思亂想到的,正不正確我不知道。或許過幾年搞不好又翻案,覺得不是這麼一回事也說不定。

    黃耆不用於外感過程的原因,可能是因為正邪相爭,就像是兩個少年正兇惡的互相推拉嗆聲,如果此時出現一群漂亮女生(腐女)圍觀,各位覺得會如何呢?正氣若強於邪氣,當然會贏,而且贏得更快,但會贏得痛苦而慘烈;邪氣若強於正氣,當然會輸,輸得更快更痛苦。回到金匱,金匱用法其實就是增福加速器的用法,怎麼一個增幅加速方法呢?我想像中,黃耆是會從五臟六腑借一點氣出來用,它不像其他藥物有很明顯的作用向量、沒有很明顯的作用目標 ,它不像麻黃會讓人發汗驅邪,讓亡陽讓人虛;也不像大黃黃連黃芩那樣會瀉掉邪熱或陽氣;也不像四逆湯直接溫補陽氣;不像是伏苓白朮半夏可以把水氣趕走;也不像龍骨牡蠣鎮驚安神;不像桂枝降氣衝;不像栝蔞根麥冬潤液:也不像水蛭桃仁化淤血......等等,乍看之下很廢,各位可以吃吃看,你很難感覺到黃耆直接、親自做了什麼明顯的事。但它可以加速擴張身體的一切氣化能力,提升五臟六腑氣血運作的效率。

所以黃耆基本上是不會當君藥。可能唯一以之為君的方是:黃耆桂勺苦酒湯。那黃耆加速要怎麼用?其實最主要的作用是:從脾胃開始,到腎膀胱為止,這中間大循環的氣化功能都有機會用黃耆。

    但有幾件事要注意,要用在沒有實邪的時候,比如說有麻黃表實証就要用麻黃,有承氣湯胃實証就要用承氣湯,而當你發現身體虛虛的,且無明顯實邪目標可以攻、可因勢利導時,可以用黃耆,黃耆會抽出氣來加速增進一切氣化功能,比如黃汗病,這種人虛虛的既不能發汗,也不是附子白朮那種少陰水濕狀況下,黃耆配上改善微血管循環的桂枝湯是最好不過的。反過來說,須要因勢利導排邪時,不要用黃芪。話說有人買過真正的木防己嗎?小弟我一直找不到,請高手給指點。

    如果你身體平時很好,有一天發現下禮拜就要大考,要加緊讀書要拼成績,或是老闆忽然說有大案子要趕,你可以用黃耆劑,如補中益氣湯或黃耆建中湯加重黃耆。照理說,你會發現身體白天變得有力氣,夜晚睡眠雖然稍稍縮短但質量不減,吃飯變得快了些,一切效率都提高,平時要一小時完成的,現在只要40分鐘,身體思緒變得好使、變得輕快。但黃耆不是興奮劑、不是咖啡因,只要你本身身體OK,它是不會讓你變虛。

    但如果你本身身體很差,長期有病不能好,甚至每下愈況,像是少陰病體質,那你就不要期待黃耆會治好或改善你的病。如果你硬要吃黃耆,你會發現今天吃稍稍有改善、稍稍有精神,但明天一停藥身體立刻打回原樣。日本有醫家稱讚補中益氣湯為「萬病湯」,我依自己的經驗,自大的認為此言過其實,或許無論甚麼樣的病吃它都會感覺好一些,透過增強氣的功能,它可以暫時減輕萬病之苦,但真正治癒的病可能相對少一些。這或許仲景老師相對於後世醫家少用黃耆的原因:難以根治大病、不負重任。

    這裡要說一下黃耆建中湯加半夏。這帖方很適合做為我之前舉例過的半夏劑的後續方,比如說用了小青龍湯治好了9成咳喘問題,要平時保養或徐徐圖之時,又沒有明顯腎氣丸証、苓桂术甘湯証,病人又好像有建中湯的虛勞時,這帖藥就很適合。桂枝湯結構可以改善微循環,加芍藥可以放鬆內臟血管平滑肌,黃耆補氣(借氣)增加修復氣化功能,半夏又可以抽乾迷走神經分布部位的水漬問題,包括肺臟、心臟、胃腸道、肝膽胰臟。如要求速效,可以減甘草。這也是為何黃耆桂芍苦酒湯、黃耆五物湯沒有甘草的原因,甘草會緩藥性,減緩代謝水飲、氣化修補的功能。

    所以,關於黃耆補不補的問題,如果身體體質還行,就是補;身體爛到骨子裡,單用黃耆反而補不到。就像政府的寬鬆政策能否帶動活絡經濟,有部份要看整個經濟產業結構本身是否健全。如果社會每個人都只想炒房,都想學南歐人爽爽放假......那寬鬆政策肯定只會讓長期的經濟更糟糕。另外關於黃耆補不補腎,困擾我很久,目前我認為黃耆可以直接增強腎臟氣化功能,但不是直接補腎,若適當配伍,黃耆還是有機會間接補到腎的,像是千金方裡頭的腎瀝湯。

千金三黃湯中,麻黃配黃耆又是怎麼一回事?又方後加減有黃耆配人參又是怎麼一回事?

 

 

 

2018/1/19補

關於意志力的部份忘了說完。上次說到黃耆能增幅、加速氣的運作,其中我認為影響最大的部份就是「脾胃」跟「腎膀」這兩組臟腑的運作,所以就可以從內在增強「意志力」,內經說:脾藏意、腎藏志。那仲景大師在《傷寒雜病論》有這樣說嗎?

 

好想再繼續賣關子吊吊大家胃口啊~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沒有。

但是在《金匱》血痹虛勞病脈證并治有這麼兩段話:

問曰:血痹病從何得之?師曰:夫尊榮人骨弱肌膚盛,重困疲勞汗出,臥不時動搖,加被微風,但以脈自微澀,在寸口關上小緊,宜針引陽氣,令脈和緊去則愈。(一)

血痹陰陽俱微,寸口關上微,尺中小緊,外證身體不仁,如風痹狀,黃耆桂枝五物湯主之。(二)

 

第一條條文,如果那位尊榮人在「徒然地在短時間內過度消耗」之前,預先吃一些黃耆建中湯,來增強全身力氣以應急,大概就不會得到血痹病了。所以如上次所說,大家突然被迫要應付一些棘手勞累的事情,像是有天女/男朋友忽然很想要XX,但你已經累得像頭耕牛一樣......;或是平常沒練習,下星期卻要跑半個馬拉松/打比賽......之類的,或許可以考慮事前吃吃藥,如果你本身沒麼大病痛,個人首推黃耆建中湯加減。

第二條,「關上微,尺中小緊」,關上、尺中分別對應到哪呢?大概就是「脾胃」跟「腎膀胱」吧?與第一條「寸口關上小緊」兩條合在一起看你就會發現血痹病輕微的話,只有關上小緊 ,代表脾胃之氣先被消耗掉一些了,此時不用吃藥,扎扎針就好,話說穴道扎哪啊?有高手可以指點嗎?拜託。而病情加重時,就會變成「關上微,尺中小緊」,代表脾胃之氣大幅被消耗,腎膀胱也被消耗一些了喔~已經開始傷到腎囉~~那依我的歪理再進一步推敲,如果繼續惡化,揪會變成「關上、尺中俱微」。我記得傷寒有條文是說:「傷寒一日太陽受之,脈若靜者為不傳......脈數急者,為傳也。」,所以不管在傷寒還是雜病,我猜測人的脈象劣化大致路徑是:先變弦緊數,再變沉微細。

話說我小時候身體差,家裡有人覺得游泳可以強體健身,長達五年餘,每天晚上飯後無論寒暑強迫我要游一公里的泳,游得非常痛苦,重點是越游身體越差,越來越怕冷,手腳冰冷從腳踝手腕,變成膝蓋手肘冷,那時游完泳,臉、胸、肩手常常都會發麻,現在想想,應該就是少陰病+血痹病。嗚呼哀哉,小小年紀、人生都沒爽到就血痹病+少陰病,連美女正妹都沒碰過啊人生真是太不公平,媽的,等我病好我以後一定要......各位孩子、各位正妹,有時傷害最深的人,往往是那些滿嘴說為你/妳好的人,借樓蘭夫人的話:「愛你、愛你,多少罪惡以愛你之名,行罪惡之實。」切記切記...。

快來軟妹啊~快來安慰魯蛇我吧。補充應該就這樣吧。

對了,我猜測仲景老師喜歡 粥>>黃耆。熱稀粥可以助藥力,糜粥可以養胃氣。而相對的黃耆應該是不能助藥力的,傷寒論沒它幫忙的時機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全職家裡蹲 的頭像
全職家裡蹲

全職家裡蹲的部落格

全職家裡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